規劃師的幻想或理想©

 

前中興大學都市計畫研究所前輩李瑞麟教授上星期(2/22/92)在貴報投文指出平衡城鄉差距是規劃師的幻想,不應該作為台灣地區都市與區域政策指導準則,文中並且對於經建會決策人員具備國土規劃背景者竟然還有如此迷思表達失望與不滿。身為規劃界的一員僅就文中部分資料提出補充說明。

 

李文中提及巴西首都再造屬於失敗案例,文中引用的資料有若干錯誤,經查巴西里亞聯邦市於1957年獲選為國家首都,計畫人口50萬人,建設初期的確遇到官員價值觀及生活習慣的慣性改變的阻力,然而目前該市人口已達200多萬人,並且在1987年經聯合國文教組織提名為世界重要遺產,顯然規劃企圖已經得到居民與國際的肯定。李文中僅列出該市50萬人口及官員阻力等歷史資料結論巴西政府平衡區域差距的失敗,似乎並不公平。同樣案例也可以在澳洲坎培拉及巴基斯坦依斯拉馬巴德首都遷移案例中發現,平衡區域差距並不是短期可以見到成效的工作,規劃者如果急就章,反而無法達成類似巴西等國家長期改正區域發展不均衡的規劃企圖心與具體成果。

 

李文中也提及中興新村案例為失敗區域均衡案例,文中提及前省府官員台北、南投兩地奔波導致中興新村無法帶動中部發展的動力,基於此李教授將其歸類為另一個規劃幻想,這是倒因為果的推論,並無法證明,也不應該用來推翻政府致力平衡區域發展的公共目的。中興新村的發展長期以來受限於中央政府對於省會建設的不明朗,以及中興新村居民無法有效融入南投及台中在地生活圈等背景因素,並非規劃幻想的結果,如果當年政府能夠以更寬廣的區域建設角度投入南投、台中生活圈的整合性建設,今天的結果應該不致如此,因此中興新村案例應該是學習平衡區域差距的最佳案例,而非失敗案例。就以上部份提出補充說明,請指教。